【“世界有座中國的長城”,長城緣何成為中國的代名詞?】“世界有一座中國的長城。”美國著名旅行家威廉·埃德加·蓋洛曾在1909年出版的《中國長城》一書中這樣寫道。萬里長城是世界語境中的中國符號,提到長城,人們便會想到中國。但似乎很少有人思考過,長城緣何成為中國的代名詞?上世紀80年代曾在長城上留下“人類的第一行完整足跡”的董耀會認為,在不打仗的日子,長城的關隘是農耕民族和遊牧民族互市貿易的通道,所以說長城是中華民族融合的紐帶,“長城內外是故鄉”。

現任中國長城學會副會長的董耀會近日接受了中新社“東西問”獨家專訪。他提到,在上下兩千年的時間里,中國付出了巨大艱辛修建萬里長城。蓋洛在《中國長城》中曾說:“建造長城時還沒有蒸汽機驅動的機械,但根據格蘭特將軍估算,其工程量相儅於建設美國全部的鐵路、運河,以及幾乎所有的城市”。

“有了長城,(諸侯國之間、中原王朝與遊牧民族之間)戰爭數量、戰爭規模都大幅減少。”董耀會指出,但隨著文明碰撞、戰爭紛生、民族遷徙和疆域改變,長城的軍事價值日漸式微。董耀會強調,長城作為一個軍事防禦工程,其更大的意義在於構建了農耕與遊牧兩種完全不同的經濟類型,構建了以這兩種經濟類型為生產生活手段的民族,以及在此民族基礎上建立起來的政權之間的秩序。

有人提出,作為一個封閉、保守的象徵。長城怎麼能是中華民族的象徵?董耀會指出,形式上,長城似乎是一個封閉的系統,有一條有形的建築實體作為防禦線。但實際上,長城還有其開放性的一面,這就是長城內外的聯系。作為一項防禦體系,長城的對內開放性體現在與周圍環境,如地形、耕地、水源及前方、後方構成聯系;對外開放性則通過千萬座聯通長城內外的關隘體現,它將農耕和遊牧地區緊密聯系起來。

長城是中華民族的象徵。這個象徵雖然是今人賦予長城的現代意義,卻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長城的曆史文化價值。董耀會談到,從古至今,中國始終有兩大特點,一是人口眾多,二是中華民族多元一體。長城增加了遊牧民族對中原地區、華北地區的農耕民族進行南侵擄掠的戰爭成本,且在不打仗的日子,長城的關隘就成為農耕民族和遊牧民族互市貿易的通道。中原地區的百姓以絲綢、茶葉、鹽巴換取皮毛、牛羊,而北方民族也通過邊貿換取糧食、鐵器、珠寶,“茶馬互市”就成為兩個不同地域、不同生產生活方式的民族互利互助、共存發展的機制,實際上就是雙方在長城地區進行的貿易交流和文化融合,所以說長城是中華民族融合的紐帶,“長城內外是故鄉”。

董耀會曾陪同許多外國政要參觀、遊覽長城。當被問及為什麼要把長城建得如此堅固,董耀會總說:“這反映的是中國古代長城修建者世世代代都不想打仗的願望。和平,是長城內外各民族的共同追求。”

在全球化深入發展的當今,各國之間相互聯系、相互依存的程度比曆史上任何時期都更加緊密。各國之間相互合作,成為人類實現普遍安全和共同發展的追求。“長城所代表的價值觀念,即在多元利益平衡的基礎上找到整體利益最大化的路徑,是人類智慧和文明的體現”,董耀會說。#僑報新聞速遞# http://t.cn/A6MA2vPW

更多其他媒體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