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前財長薩默斯、樓繼偉對談:合作是應對挑戰的答案】新冠肺炎疫情延續一年有余,全球經濟雖初現複蘇之勢,但仍被各種不確定性籠罩。美中前財長薩默斯、樓繼偉24日在全球財富管理論壇2021北京峰會上展開“雲端”對談,他們一致認為,合作是應對挑戰的答案。

美中在共同應對氣候變化、推動綠色複蘇方面存在合作空間

中新社報道,疫情衝擊之下,去年來主要經濟體紛紛推出大規模刺激政策。如今,這把“雙刃劍”的負面影響已逐漸顯現——全球通脹警報正在拉響。

在樓繼偉看來,面對疫情衝擊時,各國推出極度寬松的財政貨幣政策是必要的。可經濟一旦複蘇,隨著正常需求恢復就會產生通脹壓力。特別是大宗商品價格具有先導性,會率先上漲,“我們已經處在這種局面”。

樓繼偉說,寬松的財政貨幣政策旨在紓困,經濟一旦複蘇部分政策就可逐步退出。但面對杠杆率高企和逆全球化的現狀,各國政策均比較謹慎。中國強調財政貨幣政策不急轉彎,同時堅持繼續去杠杆。美國在討論寬松政策何時緩慢退出,因為過度的流動性會造成通脹,還可能出現滯脹。

薩默斯直言,過去16個月美國財政刺激強度非常大,同時儲蓄率上升形成了銀行賬戶充足的流動性,這在二戰之後還未出現過。“我確實有一些擔憂,通脹問題會在中期困擾美國。”他稱,現在美國核心通脹率較高,結束量化寬松政策過晚會有通脹風險,結束過早則有可能形成利率上升等其他風險,時間點的把握非常重要。

談及美國的政策步驟,薩默斯不認為聯儲會會冒著經濟出現一定損失的風險對通脹預期進行控制,“等到通脹變成一個實際問題時,美聯儲可能才會出現姿態變化”。

全球複蘇進程中,美中兩國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兩位前財長均認同,美中在共同應對氣候變化、推動綠色複蘇方面,存在合作空間。

“美國國內確實有人仍在否認氣候變化的事實,但隨著時間推移,認識到應對氣候變化危急性的人會越來越多。”薩默斯說,人們需要意識到綠色經濟有助於降低能源成本,讓更多人參與經濟發展,美中兩國開展綠色經濟合作的勢頭已越來越明顯。他強調,面對氣候變化、疫情等共同挑戰,需要所有國家聯合起來,“我們必須合作”。

談及綠色複蘇,樓繼偉注意到,拜登政府在其新基建計劃中提出大力建設新能源汽車充電樁。他認為,美國電網效率較低,在當前低利率環境下進行市場化融資,加大投資進行改造升級,用戶並不見得會增加多少成本,但將大幅度降低電網損耗、提高效率,同時節約能源。在這方面,中美兩國可以進行合作。

2020年,中國是全球唯一實現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進入2021年,中國經濟繼續穩定恢復,這將給世界帶來什麼利好?

樓繼偉表示,中國是一個購買力強大的巨大市場,金融市場吸引力亦越來越強,且擁有完整產業鏈,不斷利用新技術減少勞動力成本上升帶來的不利影響。過去40多年來,中國的改革開放邏輯上就是接受並融入全球化,如今則正按照國際標准改善營商環境。這都將為全球合作帶來機會。

薩默斯亦贊同,中國改革開放取得的成就深刻影響著世界經濟的方方面面。他認為,國際體系建構需要各個國家共同探討與協作。“我們應該在共同生存的地球上和諧相處,捍衛共同利益,並開展更多合作。”

薩默斯談美中關系:美中找到共同前進方式的迫切性壓倒一切

在去年11月召開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薩默斯談及美中關系時曾表示,美中兩國需要找到方式來減少不信任感。

中新社當時的報道稱,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20年會在北京以線上線下結合的形式召開。年會期間,薩默斯在與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朱民展開關於中美經濟關系展望的對話時稱,美中兩國找到共同前進方式的迫切性壓倒一切,“冷戰”也並非兩國相處模式。

對於兩國關系,薩默斯打了個形象的比方:就像兩個人,他們有非常複雜的曆史和過往,兩人間又有非常複雜的感覺和很多怨恨的理由,但他們發現自己都坐在救生艇里,而且是在一個離岸很遠的湍流里,在離海岸特別遠的情況下,合作就極為重要。

薩默斯說,我們各自都可以指出有限的幾項關鍵的核心,要求互相尊重,也可以關注平衡在一些領域的力量,尤其是有可能出現衝突的領域,但也要認識到全球安全問題,要應對共同的全球挑戰,希望這樣的視野能夠貫穿於美中兩國之間今後的關系。

“我相信新的政治環境在美國能夠帶來巨大的潛力,來改善我們兩個國家互動的方式,這有利於美國,也有利於中國,也有利於全球經濟。”薩默斯說。

在他看來,美中兩國的經貿關系仍舊非常重要。“我們需要改變重點和焦點,不是關注雙邊的平衡,而是更多關注貿易流的規模,更多關注一些根本性的問題。”薩默斯表示,美中兩國需要找到方式來減少不信任感,在其之前所提到的領域上付諸實踐,在疫苗領域美中也會加強合作。#僑報新聞速遞# http://t.cn/A6f3sA05

更多其他媒體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