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讀丹青 | 從《追摹八大小鴨圖》中讀齊白石與八大山人跨越三百多年的追慕與“對話”】白石老人58歲時在他的《老萍詩草》中寫下了這麼一段話:“青藤、雪個、大滌子之畫,能橫凃縱抹,余心極服之。恨不生前三百年,或為諸君磨墨理紙;諸君不訥,余於門之外,餓而不去,亦快事也。”字里行間無不透露出他對徐渭、八大和石濤的敬意與偏愛。我們所見下幅作品中的鴨子,便是白石老人41歲客居南昌時,在舊友家臨摹的八大山人的作品。

更多內地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