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該是人民公僕的政府,已經忘了本業是什麼,在她心中,選舉才能引起興趣;只有勝選,才能安心入眠。甚至病到好像只有讓林昶佐、林靜儀當立委,才能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君不君,臣不臣,台灣民主正病入膏肓。

 政黨存在的目的是執政,要執政得靠選舉。只是,對已經取得政權的政黨來說,若把選舉當本業,治國當兼差,那就是顛倒是非,忘了我是誰。

 眼前的台灣,疫情再度衝破國門進到社區,但總統、行政院長,到執政黨的縣市首長、立委、議員,雖然很忙,卻不是忙著守住疫情,而是守住2席立委。防堵桃機破口,顯然不比造勢拜廟來得重要。

 不光如此,當房價因政策失能屢創新高,政府卻是民怨之首的局外人;當百元便當成常態,政府推託沒有通膨問題;當酒駕悲劇人神共憤,政府只顧修《地制法》;當2025非核家園能源配比宣告跳票,政府推給因為經濟太好;當兩岸軍事衝突一觸即發,政府只會操作抗中保台;當邦交國一斷再斷,政府只會指著北京鼻子碎念。

 把選舉當興奮劑、把勝選當安眠藥的民進黨政府,到底是在忙什麼?如果執政的目的,只是為了下一次的選舉,而不是執政本身,那麼,你為什麼要執政?

 蔡英文身為國家元首,卻把林靜儀能不能當立委,看得比2300萬人的幸福還重要;把林昶佐能不能留在萬華區,看得比6都、13縣、3市的治理還重要,總統責任的先後順序、輕重緩急,她顯然搞錯了。

 如果台灣真能靠著2個人當立委,就能萬事都OK,那會是多美好的事。只是,睏矇睏,麥眠夢,民進黨到底要繼續不務正業到何時?

更多台灣媒體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