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巴城巴月蝕數千萬 倡改革票價調整機制】

行會早前批准新巴城巴分階段加價一成二,惟面對港鐵進一步擴展網絡,加上持續逾一年疫情的夾擊,致乘客量大減,營運危機仍未消除。新巴城巴副主席鍾澤文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即使剛開始展開首階段加價,每月仍錄得數千萬元虧損,直言「不能無止境捱落去」。他透露,新巴城巴擬再循多個方向開源節流,計畫率先向政府提出改革專營巴士票價調整機制,包括加入油價波動的因素,並採用類似港鐵現時可加可減機制,每年檢視票價是否需要調整,避免再現大幅度加價情況。他亦不排除再向政府申請加價,未來也會與當局商討重組旂下路線,以及開拓新發展區等市場。

新巴城巴早於一九年向當局申請加價,原本期望二〇年初可獲批准。鍾澤文在接受專訪時表示,隨著社會事件和疫情發生,政府暫緩處理整個審批,最後申請歷時約十八個月後始獲批准加價。他坦言:「(政府)現時加俾我,永遠都是追落後,公司仍然錄得虧損,一個月虧損數千萬元。」

根據目前專營巴士票價調整安排,政府並非從單一方程式計算巴士車費可調整幅度,而是按一籃子因素考慮審核,包括巴士公司自上次加價以來營運成本及收益變動、市民接受程度及負擔能力及可依據的票價調整幅度方程式等六大因素計算。鍾認為,現時巴士票價調整安排欠缺透明度,形容情況未能再以「小修小補」處理,當局有需要盡快進行詳細研究,重新訂立新的機制。

他進一步提到,在政府所考慮的一籃子因素中,會參考綜合消費物價指數及家庭入息中位數的變動幅度,以衡量市民的接受程度及負擔能力。惟他直言:「政府在考慮加價申請時如何參考相關數字,巴士公司完全不知道,正如今次獲行會加價一成二,政府考慮了多少家庭入息中位數的變動,我們同樣不清楚。」而在機制中,各因素所佔的比例亦未有清晰列出。

新巴城巴認為,政府應盡快檢討現時票價安排,可參考早年港鐵可加可減票價機制,訂立清晰及簡單直接的新票價調整計算公式,市民亦可計出巴士票價可調整幅度。鍾澤文建議,公式可涵蓋按年綜合消費物價指數、運輸業名義工資指數的變動幅度等元素,亦可考慮加入與巴士主要營運成本掛鈎的油價變動等因素。他又提到,若能改用新機制,可讓巴士公司每年檢視票價調整空間,市民亦可逐漸適應票價上「微小的變化」,若仍以目前每數年才調整票價,市民較難接受較大的升幅,反應亦會很大。

現時當巴士公司某一年的固定資產平均淨值回報率高於百分之八點七的指標,巴士公司會將較指標所得為高的利潤透過票價優惠與乘客對分。乘客所得的部分會保留作「回饋乘客數額」,用以提供票價優惠,或紓緩日後的加價壓力。鍾澤文建議,所多出的利潤款項可撥入一個類似穩定票價的基金,讓巴士公司用作購買行車安全設備等,亦可抗衡油價波動所帶來的加價壓力,同時當巴士公司遇上財政壓力時,如今次疫情,亦可抽出基金款項,減輕加價壓力,未來計畫就相關建議與政府部門商討。

在基金的概念下,意味巴士公司提供公共交通服務,作為用家的市民要承擔部分成本。鍾澤文強調,當新巴城巴財政穩健時,會提供更好的巴士服務,如購買新車、行車安全設備以及採用更多支付車費方式等。鍾澤文表示,目前財政情況仍可以維持多一段時間,惟「不能無止境捱落去」。他透露,正檢視財政情況,不排除再向政府申請加價,提到要加價的機會很大。

另外,新巴城巴亦考慮裁減前線人員,暫未涉及車長。鍾強調:「巴士公司不是年年想申請加價,但巴士公司亦是商業機構,需要一個穩健的財政情況,市民方有優質服務,員工亦可以有愉快生活及獲得加人工的機會。」除了透過巴士票價調整安排外,新巴城巴亦著手成立一個團隊,研究重組旂下路線,令經營成本減少,減輕加價壓力,未來將與運輸署商討,暫未有時間表。#香港新聞#

更多香港媒體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