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星評論#【4億貪官王富玉:任內腐敗+期權式腐敗的典型】16日晚,反腐專題片《零容忍》第二集《打虎拍蠅》曝光了貴州省政協原黨組書記、主席王富玉案的相關細節。根據檢方起訴指控,1995年至2021年,王富玉直接或通過他人非法收受單位和個人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4.34億余元。王富玉不僅在多地任上受賄斂財,還大搞“期權式腐敗”——活脫脫一個“任內腐敗+期權式腐敗”的巨貪典型。

貪官的雙面人、兩面派在王富玉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他常年標榜淡泊名利,但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第十監督檢查室副主任王衡介紹:“王富玉冬天要住三亞,夏天要住貴陽,春天、秋天要住深圳,所以他安排老板在三亞、深圳、貴陽給他買房,然後再精裝修。”頗為諷刺的是,在其貴陽長期使用的豪華別墅里,懸掛“做人好心潔如玉,為民精神富若仙”的條幅,一邊標榜自己心系百姓淡泊名利,一邊瘋狂斂財數億元。

從披露的腐敗細節看,王富玉在任時,為了規避監督,先幫老板辦事,約定等退休後再收錢的情形。2018年,王富玉從貴州省政協黨組書記、主席崗位上退休後,認為自己安全著陸了,便主動打電話提醒這些人,“這個承諾你該兌現了”。據辦案人員介紹,一直到他被留置前幾天,還在收私營企業主所送的錢財。現至少已查明,2019年至2020年,王富玉離職後還收受他人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1735萬余元。

“期權式腐敗”成為近年反腐敗的新熱點、新難點。隨著十八大後反腐持續高壓態勢,貪腐的方式手段也越來越隱蔽化。作為一種“進化版”腐敗方式,“期權式腐敗”是在未來某個時刻比如退休後再“兌現腐敗”,具有時間跨度長、隱蔽性強、查處難的特點。比如,某官員美其名曰親力親為促進民營經濟發展,照顧某個企業,在位時不圖回報,等若幹年或退休後,企業再給該官員以某種形式兌現。

相比令人咋舌的4億多元斂財總額,王富玉在退休後收受的財物似乎不多,危害卻極大。“期權式腐敗”由於其特性,曝出的案例並不多,但絕非個別現象。上海普陀區原副區長張克明就是這樣的人,他利用在任時的公權為私企謀利,在他退休後,便有老板送上巨額“諮詢費”,張克明後獲刑13年。

不能不說,“期權式腐敗”給反腐監督提出了更高要求,也應當給予更大打擊力度。紀檢監察部門既要打擊明面上的各種形式的腐敗行為,也要花力氣下深水打擊更隱祕的腐敗。

而“期權式腐敗”中的一種高度隱蔽行為尤其值得警惕。與一些賤賣國有資產行為不同,這類腐敗是一種“訂單”式售賣,是量身定做圈定了購買對象、排除了競爭對手的賣。表面看,沒有錢權交易,但它是以犧牲市場公正公平,剝奪其他企業公平競爭的權利為代價的。似乎官員在位履職行政很清廉,沒有任何經濟問題落入紀檢監察部門手中,查不出任何毛病,但又確實腐敗了,由此帶來對其監督定性、追責問罪的難度。

應該說,腐敗官員之所以搞“期權式腐敗”,並不是其法律認知和違法犯罪底線提高,而是持續高壓的反腐敗工作,抬高了他們腐敗獲益的成本。

再狡猾的狐狸也難敵聰明的獵人。只要搞腐敗總會露出馬腳。事後能查處“期權式腐敗”固然好,亡羊之前能“補牢”當然更好。對官員“期權式腐敗”追蹤循跡、防微杜漸,在制度設計上,既要重任內監督,重離任審計,也要重任後(或退休後)監督,如監督不明資金的異動。監督既要重官員本人,也要重官員家人,防止“腐敗期權”的轉移交換。http://t.cn/A6JaSt92

更多內地媒體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