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畫,怎麼畫:小學數學教材#插畫#爭議背後】業內稱之為“兒插”(兒童插畫)的風格,是一種“人物和物品造型簡單、概括,動作簡單,有可愛的表情,大於1:3的頭身比,色彩豐富鮮明,適當加入幽默、想象”的畫風。美術行業從業者葉靈說,近十年為主流所欣賞的兒插風格大致如此。

在葉靈看來,近日引起爭議的#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小學數學教材,其部分插圖與上述風格存在明顯差異。該批教材由盧江、楊剛主編,目前已經使用多年。

插圖(含封面)的設計方為北京吳勇設計工作室。部分批評認為,在不同年級的數學教材中,部分插畫存在眼距過寬、鼻梁塌陷、眼神呆滯、高發際線、詭異吐舌等兒童形象。

實際上,早在2021年3月,問答平台知乎上便有“如何看待人教版小學數學教科書中的插畫風格”等相關提問,但當時未引起廣汎關注。此次爭議,相關話題多次登上微博熱搜。

2022年5月26日,人民教育出版社回應稱,“已著手重新繪制有關冊次數學教材封面和部分插圖,改進畫法畫風”,同時,“全面評估所出版教材的封面、插圖”。教育部教材局亦向媒體回應,關注到此事,已介入調查。#人民教育出版社回應教材插圖爭議#

[星星]①“你要知道你的畫會用在什麼地方”

2021年爭議還未廣汎傳播時,葉靈便看過人教版數學教材中的插畫。她說,現在年輕的畫師創作符合主流審美的作品比較容易,但是像這種風格卻較少見,包括體態、表情、衣服褶皺等。

她仔細分析了插圖的畫風後,判斷“插畫作者年紀有點大”。年輕的畫家一般會使用數位板、iPad等作畫工具,有年輕人的審美。而教材插畫使用的工具近似鋼筆或者蘸水筆,“米其林”的筆觸線條顯得“老派”,其中的人物體態、衣服、背景雜物等在繪制技術上看問題不大,人體動作並不太僵硬,應該並非出自初學者之手,葉靈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我覺得作者應該有一些資曆,風格像是出自一個完全沒有做過偏兒童內容的人。”

從業多年的兒童插畫師石青判斷,作者使用的應該是鋼筆,之後用色彩上色,並沒有用到手繪板,“偏傳統畫法”。石青所在的畫師群展開了一些討論,同行們有一些一致意見:這些畫有一定風格和水平,但是不應該出現在教科書這樣的場景中。

“你要知道你的畫會用在什麼地方,這一點應該要明確,”石青對南方周末記者說,“比如在科普讀物上,我會畫得很嚴謹、尊重曆史。還有就是,小孩子讀物中不能出現什麼樣的類型,比如血腥或者敏感的東西。還要注意畫風,一定要和題材適應,比如文學性書籍的就畫得寫意一點”。

石青提到景紹宗,這位畫家是2016國家統編義務教育教科書小學《語文》一至六年級教材封面畫家。“他的作品一直是很多人學習的范例,非常受小孩子的歡迎,”石青說,“我們畫師都覺得,既有傳統文化在里面,還有小孩子的活潑,非常符合教材的使用(要求),那麼美觀,符合我們的審美。”

多位畫師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按照流程,畫師會預先準備樣稿給出版社,風格可接受後才會進行下一步的工作。樣稿的畫風、顏色等都會經過反複商量,一般周期是兩三天到一周不等。其間,美術編輯、責任編輯、總編輯等都會提意見,直至所有內容定稿印刷前,如果不合適都要再修改。

[星星]②“每一個標點符號都慎之又慎”

幾年前,畫師吳雅所在的公司曾經接到過教科書外包的工作。這項工作有幾個特點, “工作量大”“時間寬松”。

上百張插圖,平均下來每一張的報酬僅有十幾元。吳雅的公司比較小,並非專業從事兒童插畫工作。最後,公司認為報價過低,生意未能成交。不過,吳雅接到的這個項目並非來自出版社的“一手委托”,其間已經經過層層外包。吳雅推測,如果是直接對接出版社,價格應該不會這麼低,這一點“大家心里都有數”。

從業十幾年,為多個出版社做學前教育和中小學圖文的田甜,公司的直接對接方是出版社。據其介紹,單張的價格已經從十多年前的幾十元漲到了現在的上百元。“根據風格的不同,價格也會不同,”田甜說,“我們現在不找外包公司,這個價格到自己家這些畫手手里,已經沒有那麼多的利潤了,一幅畫連上色帶審線稿,整個下來時間也很長的。”

按田甜合作的出版社來看,出版社一般在乎口碑,在乎畫面“好不好看”。不同於數學習題上那樣簡單的“橘子、蘋果、小人兒”,如果涉及教材,出版社會“慎之又慎”。人教版的事情發生後,田甜還特地去看了下孩子使用的北京版數學課本,發現“也都挺好看的”。

田甜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在自己的公司,一本書通常由多位畫師聯手創作。確定風格以後,多位插畫師一起按這個風格出稿。市場上的風格多變,“有一段時間特別流行幾米的,有一段時間流行那種韓國小人兒的細長臉,有一段時間流行大眼睛等,”田甜說,“不見得所有人喜歡,而是編輯更認可一點。個人喜好不同,會按照編輯最終確定的風格開工。”

即使當時的插畫訂單成交,也會由吳雅一個人完成。吳雅說,自己會短時間內“隨便畫畫”“很簡單很普通就行了”。“對方當時的意思也是差不多就行了,因為量太大了。”

石青說,自己有時候也會接外包,不會直接對接出版公司,但是即使在做外包的時候,下面畫師的稿子自己也會審核,然後再提交。

事件發生後,在社交平台,人們懷念那些老教材上的插畫,比如傳統的水彩畫、彩鉛和水墨畫等。央視紀錄片《新中國課本》中提到,當初編寫第一套中小學通用教材時,擔任人民教育出版社社長和總編的葉聖陶,對課文的修改審閱“精益求精”,“大到每一篇選文,小到每一個標點符號都慎之又慎”。孫女葉小沫回憶:“他覺得孩子是要讀著你的課本長大的,你的課本就是其一輩子學習語文的依據,而且不是一兩個孩子在讀,而是全國的孩子在讀。”(@南方周末#微博海選教材插圖# http://t.cn/A6X0hPvY

更多內地媒體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