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早上,把他弄醒的是寂靜。馬可瓦爾多從床上起來的時候就感到空氣中有什麼奇怪的東西。他不知道那時是幾點,從百葉窗葉片間透進來的光線與白天黑夜中任何時刻的光線都不同。他打開窗子:城市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張雪白的紙。在那白茫茫的世界中,如果瞇起眼睛仔細去看的話,也還能辨別出來幾道幾乎被抹掉的線條,是與平日習以為常的情景相符的:那附近的窗戶、屋頂、路燈,都消失在夜間降下的白雪下。

早安,各位。#新周刊早晚安#
[意] 伊塔洛·卡爾維諾《馬可瓦爾多》馬小漠 譯
圖/Grandma Moses (1943)

更多內地媒體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