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會像嚴寒中的一隻鳥,抓住棲息的枝椏而歸天。她屬於另一個時代,可是那麼完美,渾然一體;她將永遠屹立在天際,像一塊白石,晶瑩剔透;像一座燈塔,標志著消逝的昔日,溶入這驚險的、漫長的、漫長的航程——這無限的、無限的生命之流。(弗吉尼亞·伍爾夫《達洛衛夫人》,孫梁、蘇美 譯)早安,各位。#新周刊早晚安#

圖/Childe Hassam,Bather

更多內地媒體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