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生父母高調尋子後不相認#,養父:或因孩子聾啞】10月18日,劉義功夫婦求助記者,表達尋找失散19年兒子的急切心情。新聞報道後第二天,他接到了親生兒子在河南濟源的消息。事後,經警方DNA鑒定結果顯示,濟源承留鎮玉陽村的韓全欣為其親生兒子。

然而兩個多月過去,劉義功夫婦遲遲未到濟源相認。對此,韓全欣的養父韓平軍表示氣憤。他懷疑,問題的原因在於劉義功夫婦得知了孩子為聾啞人而心生嫌棄。

1977年生的劉義功,老家在安徽省金寨縣。2000年左右,他和妻子進入濟源克井煤礦打工。孩子出生7天後,由於條件艱苦,孩子患上感冒,發燒後升級為肺炎轉到醫院治療。面對昏迷不醒的孩子,經濟窘迫的夫妻倆陷入絕望。有醫生告訴他孩子生存的希望不大,夫妻倆最終選擇了放棄。

此後數年,劉義功夫婦在上海打拼,有一兒一女。今年以來,為增加找到兒子的成功率,劉義功和妻子找到上海警方,抽取血液提取DNA,將訊息輸入了公安部刑偵局打拐辦。

12月16日,家住玉陽村的韓平軍聯系記者稱“家里過不下去了”。今年47歲的韓平軍,是韓全欣的養父。

19年前,一次醫療事故導致韓平軍雙腿殘疾。擔心無法生育,他和妻子一直想“要”一個孩子。聽熟人介紹市區醫院有棄嬰的消息後,他和妻子趕到了那里。病房里,他們見到了還在暖箱中的孩子,“瘦小得像個小猴子。”夫妻倆欣喜若狂,結清了孩子的住院費用後,還給護士們買了喜糖和瓜子。

孩子過滿月後,夫妻倆發現了其身體的異常。“只會仰臉哭,別人逗他沒反應。”隨後,夫妻倆帶著孩子多方到醫院檢查,結果孩子確診為神經性耳聾。

隨著年齡的增大,韓全欣成為聾啞人。夫妻倆自學手語和孩子交流,並帶孩子到醫院做了人工耳蝸手術。在韓平軍眼中,兒子聰明、懂事,會心疼自己。“從小到大,兒子花的錢比女兒多,要啥給啥”。

尋子新聞徹底改變了韓平軍的生活。兩個多月來,他的一家在矛盾不安中度過。兒子第一次知道了自己的真正身世。“在家里不聽話,稍一臉色不好,便要鬧著到上海去。”

“這一輩子,根本沒想到有人來尋。”猶豫後,韓平軍聯系上了上海的劉義功。隨後,他接到濟源警方的通知,根據要求,還被采集了帶有兒子唾液的煙頭。12月9日,濟源警方向韓平軍送達鑒定意見通知書,結論是劉義功、時紅蓮是韓全欣生物學父母親。

兩個多月過去,劉義功始終沒有到濟源認子,事情至此沒有了下文。韓平軍對素未謀面的劉義功產生了氣憤,“高調尋子,事後又態度消極,究竟是找人,還是找事?”

記者注意到,劉義功尋子前後的態度和表述充滿著矛盾。一方面他希望兒子留在當地,學一門手藝,有個好的出路。另一方面,他對濟源警方做出的親子鑒定報告並不認同。

“我們在公安局備的有案,孩子是好是壞,我們都不會領到身邊,”劉義功表達了最終態度。他同時稱已向韓平軍表明:孩子永遠留在濟源,以後像親戚一樣走動。韓平軍懷疑,劉義功是因為兒子是聾啞人而選擇放棄認子。

“我讓他孩子過來上海玩幾天,”劉義功電話中希望韓全欣到上海玩幾天。韓平軍當即予以拒絕。“雙方當面說清楚,簽訂書面協議,今生互不打擾。”他表示,關於孩子的最後歸屬,希望盡快有個明確的說法。(大河報)http://t.cn/A6q9uYbZ

更多內地媒體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