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眼科“合夥人計劃”持有的醫院,既有並購基金體外孵化項目,也有上市公司自身項目。“合夥人計劃只占單個項目的10%至20%的股份,是少數股權,這是激勵把醫院做得更好。”愛爾眼科工作人員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上市公司公告收購的是並購基金的持股,我們要的是控制權。”

#愛爾眼科合夥人計劃# 爭端漩渦:擴張的合謀人是誰?】#愛爾眼科與艾芬醫生糾紛#影響還在持續。“這件事不僅引發了大范圍的輿論關注,也驚動了監管層,深交所就此下發了問詢函。”一位上市券商的投行人士1月21日向@21世紀經濟報道 記者指出,“但有一個關鍵問題被忽視了,就是艾芬醫生曾爆料,愛爾眼科利用合夥人期權股份進行行賄。

記者注意到,艾芬以“愛爾離職高管”提供的訊息稱愛爾眼科有個確鑿的行賄方式:送或買愛爾的合夥人期權股份,給相關領導的家屬和指定的人頭。艾芬援引“愛爾離職高管”訊息進一步表示,上述行賄方式,不是上市公司愛爾眼科的股票,而是合夥人新建醫院的期權,“這樣確保領導會為其保駕護航,直到兩三年後醫院回本盈利,再被愛爾集團收購,溢價收。”

愛爾眼科工作人員1月21日下午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艾芬的上述指控不屬實。

根據愛爾眼科官網2018年9月的一份資料宣稱,愛爾眼科“合夥人計劃”4年來共覆蓋了129家醫院。記者查詢曆史公告發現,就在“合夥人計劃”推出之際,愛爾眼科開始參與設立一系列並購基金,並同意許可並購基金(合夥企業)並購、新設的以眼科醫療服務為主業的主體,使用愛爾眼科所擁有的指定商標及“愛爾”字號從事眼科衛生和醫療的業務。

愛爾眼科網點急速膨脹,並購基金的體外孵化功不可沒,而從體外孵化到納入上市公司內,已經成為愛爾眼科最主要的擴張模式。

艾芬援引的訊息亦稱,在合夥人制度下,合夥人的收益跟醫院的效益高度綁定。在利益驅動下,合夥人有可能為了醫院業績而過度醫療等。

“(送或買愛爾的合夥人期權股份給相關領導),官員一般不敢用自己的名字,用指定人的名字參股,比如愛人、子女、女婿、親家等。”艾芬對本報記者說,“但是我發現了一個膽子大的,用自己名字參股。前不久,他聽聞風聲不好,就去做了變更。我已經舉報給黃岡紀委和湖北省紀委了。”

但愛爾眼科“合夥人計劃”是否存在“確鑿的行賄方式”問題,目前尚無法證實。而針對艾芬的“爆料式維權”,前述愛爾眼科工作人員1月21日下午向記者表示,“我們最近應該會采取一些動作,具體還在商討中。 ” #洞見計劃# 詳見:http://t.cn/A6J3oljt (21財經)

ñ59
29
61

更多內地媒體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