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潘周聃#【對話以出場方式走紅的潘周聃:我是洗剪吹一條龍,洗照片、剪視頻、吹牛,都是我一個人完成】“有請,潘周聃!”“潘周聃,29歲,碩士畢業於蘇黎世聯邦理工大學(學院)”,扭頭、側肩、斜身,大步流星地走向舞台……綜藝節目《最強大腦》兩年前的一個片段在網上意外走紅,畫面中,@潘周聃學長 魔性的起身動作讓他迅速成為全網模仿的頂流。大學生核酸檢測時開啟潘周聃模仿秀,更是掀起了“萬物皆可潘周聃”的熱潮。

一時間,潘周聃的社交平台賬號粉絲暴漲百萬,當事人則感到匪夷所思——他錄完亮相就退賽了,自稱在互聯網上不過是個“小透明”。

誰是潘周聃?近日,正在從事人工智能優化算法研究的他接受南都、N視頻專訪時表示,對於網友的模仿甚至惡搞並沒有感到生氣,“能逗樂測核酸的模仿者也算間接為抗疫做貢獻”。他說,目前已經拒絕了經紀公司的邀約,“在學有余力的前提下,能在互聯網為年輕人帶來什麼,是我目前所要思考的。如果哪天網路不需要潘周聃了,我還是會繼續專心搞科研。”

4月2日,潘周聃拿出搞科研的勁兒,先涉獵了一番傳播學的文獻,“我是個理工男,沒有經過專業的文科訓練。如果這算危機公關的話,我是從零開始的。”四五十個小時里,他幾乎沒有合眼,反複揣摩稿子,錄制了兩個版本都不滿意,又斃掉了重新寫稿。

正值倒春寒,凌晨兩點的英國牛津街頭冷風呼嘯,他獨自站在攝像機前,背後飄來居民樓取暖設備噴出來的蒸汽,潘周聃苦中作樂稱它為“仙氣”,並在“仙氣飄飄”中完成了第三遍錄制。他解釋,半夜錄制是因為當時疫情比較嚴重,街上沒人不用擔心聚集問題,而且時間很緊張,錄制完還要回去剪輯。

“真的很狼狽,也很艱辛。”錄完已是凌晨3點半,他回家剪到早上9點多,將一個小時的素材濃縮成幾分鐘的視頻,“我這是洗剪吹一條龍,洗照片、剪視頻、吹牛,都是我一個人完成。”

努力沒有白費,製作精良的回應視頻發出至今,點贊數已經達到133萬、評論8.7萬。前排的評論幾乎清一色都是“以為是個拽拽的學霸,沒想到本人溫文爾雅,腹有詩書氣自華”。

從“邪魅狂拽”的學霸到溫文爾雅的學長,這一反差讓他抖音吸粉242萬。發布學霸式走路視頻的“始作俑者”找到了他誠懇地道歉,稱當時只是覺得好玩,沒想到引起了模仿的浪潮。

讓他印象最為深刻的是大學生核酸檢測時的模仿。“核酸檢測排隊比較悶,當看到有人頭一扭動作很誇張地離開時,就覺得很逗,能給別人帶去歡樂是件很棒的事情。”潘周聃笑稱,能間接為抗疫做貢獻,自己感到很自豪。

潘周聃說,比起仰望學霸,自己更認同“一個時代,一個國家,大眾對知識保有熱愛,這是非常美好的精神,更是蒸蒸日上的一種表現”這一觀點。作為理工男能在文史哲、攝影等方面有所積累,並不是一蹴而就的,每個人都沒有必要因為現在不如別人,而心生畏懼止步不前。如今人們獲取知識的渠道多種多樣,與其仰望學霸,不如腳踏實地、身體力行,大眾對知識永遠懷有好奇心,對一個國家對一個民族來講,都是非常寶貴的精神財富。http://t.cn/A6XCfXa3

更多內地媒體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