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哈利波特的咒語都被改名了,出現其他的幺蛾子也真的不奇怪了,簡中⛔

這幾天,我經曆了一次最不可思議的批判。

事件的起因是,我在撰寫艾米·亞當斯主演的電影<Nightbitch>(該片改編自「女性作家」Rachel Yoder的「同名小說」)時,采用了“夜變母狗”的這個譯名。緊接著,許多不知上下文,甚至不清楚原著在講什麼,或者作者為何要用“Nightbitch”(首先“bitch”就有“母狗”的意思)這個名字的人開始攻擊我(指路:http://t.cn/A6XNOWNm )。

好的,你們該罵的已經罵過了,想罵還沒準備罵的,請先冷靜下來。

Rachel Yoder在寫作<Nightbitch>之前已經兩年沒有作品了,在她懷孕之後她體驗到了此前從未體驗過的強烈憤怒感,再加之身體發生的變化,她決定寫一本書來講述女性懷孕之痛苦和變化之奇異的作品。[1]

因為雌激素水平會猛然增多,孕婦的頭髮會變厚並掉落。孕婦的韌帶會因為分娩而松弛,腳弓下降,並伴隨著疼痛。一切的一切讓Rachel Yoder有了靈感,她最終完成了這部極具卡夫卡、瑪麗·雪萊風格的作品,也就是<Nightbitch>。在這部作品里,一位母親發現自己在晚上漸漸開始變成了一條狗。

在<Nightbitch>的開篇,Rachel Yoder就用兩三句話解釋了為何書名叫這個,並且這里的“bitch(母狗)”並不是對女性的貶稱或存有任何的惡意(所以我敢確信很多來罵我的人,並沒有了解過這本書,因為這真的真的就是開篇第一句):

“When she had referred to herself as Nightbitch, she meant it as a good-natured self-deprecating joke – because that’s sort of lady she was, a good sport, able to poke fun at herself, definitely not uptight, not wound really uptight, not so freakishly tight that she couldn’t see the humor in a lighthearted not-meant-as-an-insult situation…

當她把自己稱為’Nightbitch(暗夜母狗)時,她只是將其視作一個善意且自我貶低的玩笑——因為她就是這樣的一位女士,一個善良的人,能夠自嘲,絕對不緊張,不像上了發條那樣隨時待命般緊張,也沒有那麼反常地緊張,以至於她不能在輕松的、不是故意侮辱人的情況下看到幽默之處。”

是的,即使片名改為其他譯名,在書中大部分情況下,女主都叫“Nightbitch”。而許多網友提議的“母夜叉”,又似乎不夠恰當,因為並沒有“狗”這一層含義在里面。有人建議將片名改為“夜變母犬”,說“犬”比“狗”聽起來更好一點——可能的確有人是這麼想的,也有人覺得兩者一樣,所以這個建議其實挺有道理的。

有人又說了,為什麼不幹脆叫“夜狗”?又有人說了,如果叫“公狗”你們還會覺得這個名字正常嗎?首先,<Nightbitch>這本小說講的就是母親(Rachel在書的扉頁就將這本書獻給了天下所有母親),為什麼要將性別身份從片名中剝離?其次,如果未來有一部電影叫”Night Male Dog”或者其他類似的名字,如果其內容的確是講的男性也變成狗了,“夜變公狗/犬”這個名字依舊是恰當且我會使用的。

有人還說,(我不看原著我就不看原著,我也不管上下文)“母狗”就是對女性的不尊重,為什麼要用這麼粗俗的名字當譯名?很抱歉,<Nightbitch>就是一本想讓讀者不舒服的書,其中將母親身份想象成一種動物狀態,是原始的,野性的,充滿著對世俗歌頌女性懷孕這件事的厭惡與抵抗[2]。Rachel Yoder被廣汎看作是一名女權主義作家,不是因為她文字間的女權思想有多明顯,而是因為她敢於用如此瘋狂甚至從未有人觸及過的方式來抗議這個父系社會對於母親理所當然的索取。Rachel Yoder認為母愛深不可測,甚至不能用我們熟知的生理規則來描繪它。於是書中發現自己開始變成狗的母親開始求助於那些看似奇葩、離譜的著作,最終安於自己“狗”的身份,重新獲得自己的力量,這種和解來源於Rachel認為“我們必須有意識地經曆生活,對自己的經曆要保持感官清醒”[3]。

在書中,Rachel Yoder還借虛構作家Wanda White之口這樣說道:“一些不可思議之事雖然可能沒有傳達直截了當的真理,但如果一個人願意耐心傾聽和思考,它就能傳達更深層次的真理。”

顯然,一些人是做不到耐心傾聽與思考的。

最後的最後,整件事情讓我最沒想到的是,Rachel Yoder寫了這本<Nightbitch>,又被改編成了電影,從她自己到她的家人到她的編輯到她的讀者到Goodreads用戶,從Doubleday出版社到Annapurna影業到即將飾演Nightbitch本人的艾米·亞當斯,都沒有那麼多人對這個名字<Nightbitch>產生抗議,並最終使得作者決定改名。而當我真的將這本書的名字按照它的意思原原本本搬到中文平台上,並尊重作者的良苦用心時——就會引來如此多的反對與謾罵。

Ah, the irony.

*考慮到敏感性,“Nightbitch”在該片譯制中將保留原文。

參考資料:
[1] Ferocious and Violent: The Millions Interviews Rachel Yoder;
[2] A Novel That Imagines Motherhood as an Animal State (from The New Yorker);
[3] In 'Nightbitch,' A Mother Reclaims Her Power... By Becoming a Dog.

ñ6132
453
550

更多其他運動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