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報時間#【“浦東新區法規”的意義】#晨報評論# 在我們國家,實行兩級立法。一是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行使國家立法權。一個是省、直轄市、自治區一級,依法享有地方立法權。

在2015年修改後的《立法法》,全國280多個“設區的市”也享有地方立法權。但這個立法權不是完整的立法權,只是部分立法權。根據《立法法》第72條,“設區的市”可以對城鄉建設與管理、環境保護、曆史文化保護等方面的事項制定地方性法規,也就是說,“設區的市”只能對這3個領域的事項進行立法,另外,“設區的市”制定了地方性法規後,還要經省級人大常委會批准後才生效。

除此之外,中國還有特殊立法。一個是民族自治地方的立法權,另一個就是特區立法。此前,全國人大也特別授權幾個經濟特區立法,包括廣東的深圳、汕頭、珠海,福建的廈門,以及海南省,都享有經濟特區立法權。

2021年6月10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九次會議表決通過了關於授權上海市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制定浦東新區法規的決定。司法部部長唐一軍在作《決定》草案相關說明時表示,此次授權是“比照經濟特區法規”。

“比照經濟特區法規”最大的特點就是“變通”——其變通規定在本經濟特區范圍內相對於法律、行政法規具有優先適用的效力。經濟特區法規只有一個前提,即遵循憲法規定以及法律和行政基本規則,就可以對法律、行政法規進行變通。這是特區立法很大的優勢,體現了“特事特辦”。

改革意味著求新求變,但許多時候,往往意味著要在沒有法律法規的情況下摸索。舉個例子,2013年中央把首個自由貿易試驗區的先行先試放在上海浦東,國務院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授權對相關法律、法規在自貿試驗區調整適用作出決定,這在當時的《立法法》中找不到依據。直到2015年《立法法》修訂,才將這個制度寫進了《立法法》的修正案里。

在度過了“摸著石頭過河”的時代,改革決策必須與立法決策協調同步,重大改革必須有法可依。而當立法保證了改革的合法性之後,改革勢必可以走得更穩,走得更遠。

這就是“浦東新區法規”,這看上去簡簡單單的6個字,背後有著多少曲折與意義。打破一個制度相對簡單,但是如何才能構建起一個新制度卻很難。處理好“破”與“立”的關系,浦東才能在下一個30年,騰飛到一個新的高度。

上海畢竟不負眾望,半年時間,6部浦東新區法規經市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涉及營商環境建設、知識產權保護、城市管理、生物醫藥等多個領域。上海地方立法進入高光時刻,而浦東新一輪的改革,在建立了與支持浦東大膽試、大膽闖、自主改相適應的法治保障體系之後,勢必將同樣進入高光時刻。

相信這是所有人都期待的事情。(子不語)

更多內地媒體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