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要重讀茨威格# 茨威格出生於19世紀末,正值歐洲自由資本主義的黃金時代。作為一個哈布斯堡王朝的奧地利猶太人,他見證了兩次世界大戰,並在這個過程中失去了祖國,長期流亡。

戰爭雖未以直接的暴力形式施加於茨威格,但它以人為強力造成的痛苦和創傷,將所有被迫卷入其中的人的生命經驗都變成了一定程度上的贗品——正如茨威格說,他是這段曆史的“犧牲品”。

在茨威格看來,一切改變都源於一場毒害了歐洲文明之花的瘟疫:民族主義。本尼迪克·安迪森稱其為王朝和帝國所罹患的“象皮病”的產物。茨威格以一種清醒不斷提醒世人:那些新近人造出來的概念是不真實的空殼,它們離間了原本友好的人群,滋生了仇恨;然而,政治、戰爭和強力不斷將它們根植於生活背景中,以至於它們與生活之間的界限越來越模糊不清。

面對曆史和戰爭,茨威格漸漸成為一個手無寸鐵、無能為力的見證者,語言無法成為他的武器;他也越來越看到他所信仰的歐洲主義與和平主義在現實世界之不可能。經曆了一個用戰爭、暴力和專橫意識形態威脅著每一個人的生活和自由的時代,才會知道,在那些烏合之眾瘋狂的時代里始終忠於最內在的自我,需要多少勇氣、誠實和堅韌。在這樣的時代里,最難的不是反抗,不是做成什麼事,“而是在群眾性的災難之中不被玷汙而保持住自己思想的獨立”。#洞見計劃# (作者:蒲實) http://t.cn/A66pk65a

重讀茨威格:曆史時常模仿它自己
三聯生活周刊2022/03/30 20:00

更多內地媒體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