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戀教育能消除恐婚嗎#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青年發展研究所副所長、副研究員張曉冰提出,降低年輕人對婚姻的困惑甚至恐懼心理,要從三個方面著手。第一,要加強婚戀觀教育,將婚戀教育納入中高等院校教育體系,引導青年人樹立理性健康的婚戀觀。另一方面,要引導父母尊重子女的婚戀選擇。第二,幫助青年人解決婚戀實際困難。第三,推動更加平等的社會環境和家庭環境。

我們的傳統文化確實更重視親情而忽視愛情,強調天倫之樂而非卿卿我我。孔子說,“詩三百,思無邪”。但後來詩歌主要被用來言志。

克勞萊說:“戀愛地位之重大,除開貪生怕死的本能而外,就要算第一了。”隨著晚婚甚至不婚的增多,許多學者站出來強調婚姻的好處。2019年12月,《紐約時報》專欄作者紀思道寫了一篇文章,向大學生傳授了“成功的四個祕訣”:一,上一門經濟學和統計學課,“經濟學和統計學能幫助你更嚴謹地分析問題。”二,投入到比你自己更宏大的事業(回報社會)。三,找一個合適的伴侶。四,逃離舒適區,接觸其他國家的文化。

關於第三條,他解釋說:“你將做出的最重要的決定不是你上哪所大學、學什麼專業,甚至不是你的第一份工作,而是跟誰結婚或一起穩定下來。恰當的伴侶會給你提供關鍵的感情支持,在你生活出問題時安慰你。事業成功的關鍵是一個很好的伴侶。學會維護感情需要練習,所以開始吧,和戀人相擁吧!”

神經學博士喬納·萊勒在《愛的旅程》中說:“長期戀愛關系從未像今天這樣重要。有一個簡單的原因:我們固定關系外的社交網路在不斷萎縮。朋友圈越來越小,我們要比以前更依賴我們的愛人。社會學家說,我們越來越依賴愛人的支持和建議,我們主要的交流對象經常只有一個人。”

密蘇里大學心理學家克里斯蒂娜·普羅克斯對93項研究進行綜合分析後發現,最近幾十年,幸福婚姻帶來的回報越來越豐厚,相愛的夫妻雙方“個人健康情況”都得到了大大的改善。20世紀70年代以後,婚姻幸福使夫妻雙方的整體生活滿意度增加了一倍。“婚姻是賭博,我們是在瘋狂地下賭注。不過,這個賭要是打贏了,生活中就再也沒有比婚姻更美好的東西了。”

數據科學家賽思·斯蒂芬斯-達維多維茨給《紐約時報》撰寫的文章說:“金錢並不是通往幸福的可靠途徑。你需要不斷將收入翻倍,才能獲得同樣的幸福感提升。哈佛商學院的研究人員對數千名百萬富翁進行的研究發現,當淨資產超過800萬美元時,幸福感確實會增加。但影響很小:淨資產800萬美元帶來的幸福感提升,大約是結婚後幸福感提升的一半。讓人們最快樂的活動包括性、鍛煉和園藝。人們和戀人或朋友在一起時會獲得很大的幸福感。人們在大自然中總是更快樂,尤其是在水邊,尤其是在風景優美的地方。”

靄理士在《性心理學》中說:“冠冕一些的愛情小說,結果總是一個夫婦團圓,百年好合,到了今日,不但這種看法已經站不住,並且許多人的見解已經走向另一個極端,就是,婚姻不僅不能供給百年好合的甜蜜生活,並且連相儅的滿意和幸福都拿不大出來。弗洛伊德在1908年就說過,大多數的婚姻的結局是精神上的失望和生理上的剝奪。又說:要消受得起婚姻的折磨,一個女子必須特別健康才行。”

但靄理士提出,婚姻普遍讓人不滿意,不一定是一個十足的禍患。“它表示從事婚姻的人大都有一種很高的理想,並且都切心於實現這種理想,唯其這種理想不容易實現,才發生不滿與失望的反應;這是一個好現象,事實上婚姻是一個造詣的曆程,一個需不斷努力攀登的曆程。加入婚姻的人,對自己,對對方,既十有八九沒有充分的認識,甚至全不認識,只是盲人騎瞎馬似的做去,一下子又怎麼會到達真正圓滿的婚姻關系呢?”

他引用了斯賓塞在《心理學原理》一書中的概括:戀愛是九個不同的因素合並而成的,各個彼此分明,每個都很重要:一是生理上的性衝動;二是美的感覺;三是親愛;四是欽佩與尊敬;五是喜歡受人稱許的心理;六是自尊;七是所有權的感覺;八是因人我間隔閡的消除而取得的一種擴大的行動的自由;九是各種情緒作用的高漲與興奮。

戀愛是一種“情”和一種“欲”。當“情”看,它是一種比較理智的、文雅的與不露聲色的心理狀態;當“欲”看,它是一個富有力量的情緒的叢體。所以,“戀愛是很複雜的一個現象,不是淺見者流所認識的那種浪漫的幻覺,愛情不但和個人的禍福攸關,並且與民族的休戚也是因緣固結,它的功能不但是自然的、物質的,並且也是社會的以及我們所謂精神的。它似乎是生命中無所不包與無往而不能改造的一股偉大的力量,也是一切生命的最終極的德操”。

戀愛的基本條件是“從對象身上所取得的快樂的感覺”,這種快樂的感覺固然不一定全是快樂,其間也裌雜著無可避免的痛苦,甚至牽引起不少可能的悲哀,戀愛是如是其複雜,如是其富有含蓄,它才可以成為六欲的班頭,七情的盟主。戀愛也可以說是一個生發力量的源泉,而在戀愛中的兩個男女是生發這種力量的機構。

戀愛的激情會變得很危險。《奧斯丁的教導》一書中說:“我們認為真正的愛情就是志趣相投,和和睦睦。我們認為,真愛是另一個自我,失戀就等於死亡。羅密歐以為朱麗葉死了,於是自殺身亡。”

為了避免受傷和傷害他人,年輕人需要接受婚戀教育。奧斯丁在《理智與情感》中說,我們不是生來就懂得如何去愛的。在她的愛情觀中,年輕不是必要條件,甚至還是一種障礙,“在愛一個人之前,首先要了解自己。你必須長大成人,愛情不會像魔法一樣改變你,讓你變得更好,愛情只能在你是個什麼樣的人的基礎上發功用力。”

文 | 貝小戎

更多內地媒體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