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聯愛樂# 尼爾揚於1945年11月12日出生在加拿大多倫多市的一個知識分子家庭,他的父親是個記者兼作家,寫過不少短篇小說,因此家里總是堆滿了書,並總是有許多知識分子進進出出。尼爾揚天生色盲,還患有遺傳性癲癇病,6歲時又不幸感染了小兒麻痹症,雖然僥幸撿回一條命,但從此他的左半邊身體就不太好使了。

不用說,像尼爾揚這樣的孩子在學校里是不受歡迎的,尤其不會受女孩子們的青睞。也許正是因為小時候命運多舛,讓尼爾揚變成了一個刺兒頭,總喜歡跟別人對著幹。當周圍同學們都在認真學習的時候,他卻玩起了音樂;搖滾樂興起的時候,他卻開始學彈尤克里里琴;民謠風刮到加拿大的時候,他又操起電吉他玩起了搖滾樂;別的吉他手都在想辦法彈出優美音色的時候,他卻玩起了失真和效果器……結果尼爾揚成了搖滾樂隊中的民歌手,民謠樂隊里的搖滾人,流行樂隊里的小朋克,朋克樂隊里的中年大叔。1990年代初興起於西雅圖的那批“另類搖滾”樂隊一致尊稱他是“垃圾搖滾教父”,原因就是他的叛逆精神和涅槃(Nirvana)、珍珠果醬(Pearl Jam)等垃圾搖滾樂隊非常契合。

但是,尼爾揚的刺兒頭風格導致他經常和自己的樂隊成員吵架,最後只好選擇單飛。1970年,單飛的尼爾揚出版了一張極為優秀的個人專輯,名叫《淘金熱之後》(After the Gold Rush),標題曲很可能是歐美搖滾史上第一首環保歌曲,說明他很早就意識到保護地球生態環境的重要性了。

專輯中的另一首《南方佬》(Southern Man)則引起了巨大的爭議。美國和中國一樣,也有南方人北方人的說法,但美國的“南北之爭”要比中國嚴重多了,雙方甚至打過一場曠日持久的內戰,最後以崇尚進步的北方軍獲勝而告終。保守的南方白人對此很不服氣,至今依然保留了相儅多的種族歧視政策,尼爾揚對此感到非常憤怒,便寫下了這首《南方佬》諷刺他們。歌中唱到:

我看到了棉花田,以及在田里勞作的黑人

我還看到了白色的大廈,以及黑色的窩棚

南方的人們啊,你們什麼時候才能還清欠債?

1972年,尼爾揚又出版了一張同樣出色的個人專輯,名叫《收獲》(Harvest)這張專輯收錄了另一首反種族歧視的歌,名叫《阿拉巴馬》(Alabama)。歌中唱到:

哦,阿拉巴馬

破碎的玻琍窗里傳出班卓琴聲

順著聲音從窗口望進去

白色的繩索綁著幾個老人

這兩首歌得罪了不少南方人,其中就包括一支名為林納德·斯金納德(Lynyrd Skynyrd)的南方樂隊。樂隊主唱兼主創龍尼·范贊特(Ronnie Van Zant)寫了一首《阿拉巴馬我甜蜜的家》(Sweet Home Alabama),作為對尼爾揚的回應。歌中唱到:

阿拉巴馬

我甜蜜的家

我聽說揚先生唱了一首關於她的歌

我聽說揚先生在歌里詆毀了她

我希望揚先生能夠記住

我們南方人不歡迎他

結果這首鄉村搖滾風格的作品迅速走紅,成為該樂隊最具代表性的單曲,每次演唱會都用它來壓軸。如今這首歌已經成為阿拉巴馬州實際上的州歌,阿拉巴馬州政府甚至把這個歌名印在了該州的車牌上。

很多人把這件事當成是流行音樂圈的第一起“歌手借歌互罵事件”,甚至認為後來嘻哈圈的“鬥嘴(Diss)”風潮由此而起。這股風潮直接導致了嘻哈歌手圖帕·沙克爾(Tupac Shakur)和克里斯托弗·華萊士(Christopher Wallace,藝名The Notorious B.I.G.)被暗殺,這兩個案子直到今天都還沒有徹底了結。

但實際上,尼爾揚和林納德·斯金納德樂隊的關系一直不錯,雙方經常穿著印有對方名字或者頭像的體恤衫上台演出。尼爾揚曾經公開表示自己有點後悔寫了《南方佬》那首歌,因為他不喜歡歌中那種居高臨下的姿態。而范贊特也曾私下表示自己不是個種族主義者,他只是不喜歡尼爾揚把像他這樣的“好”南方人一起給罵了。可惜范贊特1977年死於飛機失事,我們永遠不會知道他當初寫那首歌時到底是怎麼想的。

像尼爾揚這樣的刺兒頭,真是流行音樂界難得的瑰寶,如今的音樂圈娛樂至上,如果再多出幾個這樣的人就好了。@三聯愛樂

節選自《刺兒頭尼爾揚》 作者 | 袁越 http://t.cn/A6Xfhgw3

更多內地媒體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