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 由我#中年的優勢

人生總是有失也有得,膠原蛋白的流失無法逆轉,可跌跌撞撞爬上拋物線的頂端時,確實別有一番風光。甚至,人們總說年輕時不怕跌倒,因為時間還長,可站在頂端的中年,才有東山再起的經驗和人脈。

李平(化名)在過去六年里領導的是她所在行業里最賺錢的項目之一,也因為這個項目,她名利雙收。沒想到卻因為2019 年的一個事件遭受到人格的羞辱和事業斷崖式下跌。素不相識的網友在社交媒體上臆測她的私生活,還牽扯到她的工作,公司讓她停職,息事寧人。李平說:“出事之後,老板警告我,我的職業生涯完了。客戶不會再為我買單,以後我的名字就是一個恥辱。”

李平被這個挫折打蒙了。“我六年時間所有喜怒哀樂都圍著這一件事轉,然後就跟一場夢似的。到現在為止我都恍惚,它怎麼就形成了排山倒海之勢,最後變得一發不可收拾。我甚至在夢里把事情複盤了一遍,如果換一種方式處理,會不會就不是這個結局。”

夢醒了,真實世界里沒有回頭路。她就像療情傷一樣,痛苦地跟這個項目剝離,每周去做三次普拉提,積極參加同學聚會。她說,過去六年全身心投入項目中,工作就是她人生的承重牆。現在這面牆倒了,得有其他柱子撐起來,房子她還得住呢。

冷靜下來之後,她反倒想明白了她跟這個項目的關系:“我是一個創造價值的人,還是因為依附在這個項目里而具有價值的人?如果我是一個創造價值的人,就算離開了這個項目,又能怎麼樣呢?”

捋清楚自己是一個創造價值的人後,她就豁然開朗。李平陸續去接觸從前的客戶和合作夥伴,了解行業現在的情況,並且告知大家,她可能不再繼續跟著原來的項目。即使沒有從前公司的倚仗,依舊有人對她下一步的計劃感興趣,看有沒有合作的可能。

“很多人說快到 40 歲的年紀就會很迷茫,前面沒什麼路可走。我的觀點不一樣。我從前總說自己不糾結,那是因為年輕時沒資源、沒機會,選擇太少,只能悶頭往前走;現在我反倒發現自己是個糾結的人,因為面對的選擇太多了。我往哪個方向,跟誰合作,什麼形式都有很多可能。”李平說。

中年的優勢在這種時候就顯現出來,並且它本來也不是以悲劇存在。“天意”讓中年出現,是給活過 40 歲的人類新階段。跟初入社會的戰戰兢兢的人相比,中年人遊刃有余。

生命如此短暫,幾乎所有人才剛要準備活著,就發現人生來到了盡頭。那麼,既然剛剛品嘗出人間五味,為什麼不沉浸其中、盡情享受呢?
   
以上內容選自《自由 由我:不被定義的40歲》,徐菁菁 楊璐等著。選作此文時有刪減!

爬上拋物線的頂端看風光:http://t.cn/A6XzeeLx

更多內地媒體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