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周末,蒲實@蒲實pushi 為讀者讀的是保羅·策蘭的詩。保羅·策蘭是二十世紀最重要的德語詩人,他對20世紀30-40年代發生在德國曆史上的猶太人大屠殺進行過非常深刻的思考。他在詩歌上做了很多語言上的探索,這些充滿痛苦的創造源於他作為一位從大屠殺幸存下來的猶太人深不可測的創傷。

蒲實這樣寫道:“以前讀他的詩總感到有一些難以接觸,感到他在竭力揉碎、扭曲、重組詞語,探向一些詞語還未曾標記符號的沉默和空白領域,以用來描摹和傳遞那些他在極端人性和曆史災難中的經驗。這些經驗不僅超乎於沒有經曆過這段曆史的所有人的經曆和感受之外,而且也越出了語言表達的盡頭。一個人想要逃離到浸泡於其中的母語之外來反思它,無異於一場掙脫枷鎖的越獄行動”。

她開始感到可以理解一些他的詩是在2020年初的疫情期間。那時武漢封城,每天都有死亡的消息傳來,隨後全世界逐漸停擺,許多國家和地方的社會矛盾都在這個過程中激化。在這種災難的現實和它給人造成的精神痛苦中,她讀了策蘭的許多詩。盡管策蘭的詩晦澀沉郁,但我們仍可以去嘗試理解,因為“策蘭的經曆和詩歌是人類曆史不可回避的一部分,也因為對人性黑暗的理解更會讓人懂得善的可貴,讓我們既不把善也不把惡視為理所當然,它們共存於人性中”。http://t.cn/A6J1ic5m

更多內地媒體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