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歲的我,成了全職媽媽》 文|讀者:樹蘭
(-本文系讀者投稿,不代表本刊立場-)

在成為全職媽媽之前,我是一名醫美行業的工作者,和大多數人一樣過著朝九晚六、地鐵合並公交的通勤生活,直到35歲這一年,家里老人沒有辦法幫忙照看小孩後,我不得不被動地成為了一名全職媽媽。

這期間,為了避免成為全職,也試過了很多辦法,但都不能完全行得通。一開始準備送小孩到托管班,但我原公司下班後到家的時間比托管的最晚時間還要晚,於是我從原單位離職,在離家距離比較合適的地方重新找到了一份工作,也同時選擇好了小區內的校外托管班,打算等孩子9月開學後入職。沒想到去年7月“雙減”政策來了,原有的計劃徹底亂了,校外托管也行不通了。

那一瞬間我崩潰了,那段時間內一直在各種辦法之間比較和權衡,想顧全卻怎麼也顧不全,眼淚想忍也完全不聽使喚了。孩子爸爸自主創業不久,公司里里外外大大小小的事情主要都是他來料理,幾乎占用了他所有的時間,“997”一點也不誇張,辛苦更不用說。就在這樣不得已的現實情況的圍困下,我似乎只剩下這個“全職”選項。

剛開始成為這個角色,是很不適應的。事實是時間變多了,卻並未感到自由。為了讓自己充實起來,有點接近潔癖的我將打掃這件事情做到了極致,半年里“犧牲”了三把拖把。

我一直要處在一種活動的狀態里,就連愛看的書也無法使我安靜地坐下來待一會兒。這樣持續一段時間後,我發現自己的睡眠也出了問題,入睡困難,容易驚醒。因為睡眠不足的關系,自己開始變得急躁,稍有不慎就會控制不住想要發脾氣。我好像進入了一種不良的循環系統里面,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好像做的也感覺沒什麼價值。

我焦慮了,突然不工作後,並沒有獲得那種可以不上班的快樂。相反想得更多了,還縈繞著一種不安全感。“工作並不僅僅滿足人的物質需求。就其深層意義而言,工作是衡量一個人理智與否的標尺。”——加拿大心理學家埃利奧特·雅克如是說,可見工作對於人的重要性。“無工作”的現實境況對於“全職媽媽”來說也是不友好的,2019年《82年生的金智英》一書以真實而朴素的筆觸寫出了許多女性在日常生活中所面臨的困境,就如自己的生活好像被人“偷窺”了一樣。又有誰不想成為“獨立女性”呢?生活獨立、精神獨立、經濟獨立,想想都很颯的狀態。但成為母親之後,想達到如此俱全的狀態比想象的難。

老公每月都會像上班一樣給我“發工資”,至少在他看來“全職”也是一種職業,只是內容發生了變化。但這與通過自己上班賺來的感覺還是不一樣的。在北京這樣的一線城市,家庭中只有一人掙錢的生活是不容易的,有房貸要還,有教育投入,以及家庭日常開銷,花錢不得不小心翼翼。盡管老公一再強調讓我不要有壓力,掙錢都是他的事,但這種安慰並沒有太大效力。因為他可能還沒有意識到家庭其實是共同體,我怎麼可能沒有壓力呢。

不工作確實很難找到價值感。家庭事務的瑣碎,沒有一種可以衡量的指標去具體體現。洗衣,做飯、打掃、接送孩子上下學和課外班,以及輔導功課,聽起來都是沒什麼難度可言的事情,實際卻是耗時耗力,還不一定出成果。

不工作後的社交圈基本等同於消失了,除了偶爾約一約相熟的朋友帶孩子一起聚下,其他就沒有什麼太多與人交流的場合了。漸漸我變得宅了,不太願意出門。

老公開始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可能也是擔心我會抑郁,他開始建議我要不要去看看心理醫生,試著走出困境,但我想了想還是決定“自救”,“解鈴還須系鈴人”。我焦慮的很大程度上是我覺得自己擰巴了,應該是我自己並沒有完全接納“全職”這個身份。當旁人問起近況時,我會有意回避有關工作的談論,而且我每天還在時刻關注招聘網站,試圖尋找可以實現半天班或是小時兼職的工作。魚與熊掌兼得的事情大多時候是沒有的,但還持續抱有幻想。

這其中也有年齡的原因。年齡是男女在職場中不可忽略的門檻因素,眼睜睜看著很多聘用要求都寫有“XX---35歲”,而自己偏偏就處在這個明晃晃的年齡里,幾年過後,未來更是無法預想。就這樣在各種想法的裹挾之中,我將自己的擰巴扭成了一股繩,還打了個結。

想打開結,首要的還是調整自己完全接納新的身份,融入到新的角色中。在慢慢自我疏解和釋懷後,扭成股的繩子慢慢變得松散了,我終於可以坐下來安靜地看一本書了。

在安排完所有的事情後,我理應接受自己可以享有這種閑暇時刻,不一定要始終不得閑才覺得自己是有價值的。在與焦慮抗爭半年後,我開始重新規劃我的生活。白天孩子在校的階段,除去必要的事務安排,我進入自己學習的場景。上網課,學手作,將書櫃里以前沒有時間翻的書找出來看,寫讀書筆記,嘗試投一點點成本的基金理財。

孩子放學回家後,我切換進入另一主場,陪伴她的成長,過程中希望自己能以“大朋友”的關系與她相處。當然這個過程也不總是順暢,學習和努力也是必修課,在這個過程中老公給予了充分的支持與幫助。

選擇全職,我可能和很多人一樣,都是由於生活中的變化而被動做出的決定。但做好是可以主動選擇的。人的一生中有太多的角色需要我們去參演,都很重要,也都很不容易,正是如此,彼此的支持與理解才顯得尤為寶貴。彼此成就,“全職媽媽”的路才會走得穩一點,開心一點。

更多內地媒體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