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被網路奪走了什麼#《紐約時報書評周刊》主編帕梅拉·保羅今年出了本書:《被網路奪走的100種事物》。《芝加哥論壇報》把它評為了年度十大好書之一,“每一章都是對一種情緒(私下羞恥)、行為(望向窗外)或物品(拍得不好的照片)的回憶,帶著倦怠和憤怒,很有洞察力。”

在帕梅拉眼中,100種被網路消滅的東西包括:報紙、雜志、電視指南、地圖、書信、拼寫、唱片、說明書、百科全書、影集等具體的事物。

以前春節前夕,我爸總要想法買一份公布春節晚會節目單的《中國電視報》,現在春晚節目單,也就一條長微博的篇幅。購買要組裝的家具或電器,可以去官網看電子版說明書。以前看天氣預報也要靠電視、廣播或報紙,現在手機直接就能顯示一周的天氣情況。

帕梅拉還說,網路也消滅了無聊、耐心、禮貌、玩具、同情心、專注、假期、目光接觸、錯過、捷足先登、謙虛、病假、祕密、睡前讀書等行為。

最有趣的是,網路“消滅”了前男友,意思是以前跟男友分手後,就不會再關注、聯系了,他變成了往事,但有了網路之後,就能夠一直繼續關注他。“不管一段戀情是多麼短暫、不幸,你都會忍不住想知道,幾個月或幾年後對方的狀況如何,分手後他是黯然神傷,還是喝醉了跟別人上床了?他有沒有開始新的戀情?他結果是不是同性戀?你只有仍跟他的朋友保持聯系,才能獲知這些問題的答案。

通常你是在得知對方要結婚了的時候,才知道他的近況。現在你忘不掉前任了。他還在你的朋友圈里,或者如果你們在同一個行業,都在用領英。你在網上關注他的時候,說不定他也在關注你,更糟糕的是,他不關注你了。慢慢你會看到他有了一個長相甜美的女朋友,然後又有了一個完美的、受到萬千寵愛的女兒。

萬事通、各路達人也消失了。以前,你突然想到一個問題,但怎麼都想不起答案,你本來是知道答案的,但就是想不起來,這時你可以去問一位達人,某個字怎麼讀、怎麼寫?近幾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都是誰?現在誰都可以隨時去搜索。每時每刻都有人在尋找和獲得答案。谷歌每秒處理4萬多次搜索,一年達一萬多億次。知道點什麼變得沒什麼了不起了。

孩子以前覺得自己的父母無所不知,因為他們即使不知道,也可以立刻胡編亂造,或者晚上翻書,第二天早上裝作自己本來就知道。現在孩子們目睹了自己的父母去網上搜索答案。他們早早就知道了他們的父母不是無所不知,無所不知的是互聯網。

人們睡前不再讀書,或者不讀紙質書了,而是聽播客或者看電子書,“一些酒店的床頭燈只是一種設計,而不是為了照明。其真正的用途是給設備充電,而不是照亮書頁,照明用途成了多余,因為平板自帶照明。使用平板的中年人也不需要瞇起眼睛看小字了,平板可以調整字體大小。丈夫不會因為翻書發出聲音而影響妻子睡覺,只需要靜靜地觸屏滾動。洗手間也不會堆著精裝書了。孩子不用藏在被窩里打著手電筒看書。床邊都不放手電筒了,因為手機有手電筒功能。”

帕梅拉寫到的100個瀕臨消失的事物中,最神奇的大概是句號。在網上或手機上,句號成了負面的、鄭重的東西,用句號表示你很小心地遣詞,或者表示不滿、諷刺,讓你顯得很落伍。同時感歎號開始汎濫,不用感歎號就顯得不夠熱情!

前陣子,自來水公司說以後就不寄賬單了。交通違章罰款、電費都可以在網上交。在手機上購買電影票之後,也不應該再去取一張紙質票,掃二維碼入場不行嗎?

為什麼說耐心消失了呢?下單後你希望商家盡快送達,轉賬最好是即時到賬,下載要瞬間完成。聽到一首好聽的歌,你馬上可以憑片段去找到它。看視頻可以選擇跳過片頭、用倍速播放。而以前你要想知道一天之中發生了什麼大事,要到晚上7點才能看到,好看的節目得等著重播,現在隨時點播。

資曆和級別也消失了,資深人士都要向學生、孩子、新同事學習科技小竅門和最新術語。(文|貝小戎)

更多內地媒體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