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網上生活小妙招受害者

文 丨 harps

秋冬來臨,栗子是應季食物,甜、熱、綿、糯,每一口都溫暖人心。只是我從來沒想過,栗子也是如此倔強、永不言敗的生物。

到了秋天,英國的七葉樹紛紛結果,果實綠色,布滿尖刺。幾陣秋風過後,滿是尖刺的果子落一地,有些裂成兩半,露出里面赤紅油光鋥亮的果實。七葉樹的果實叫馬栗子,苦,有毒,叫這個名字可能是因為只能用來喂馬。遍地馬栗子看著非常可惜,因為馬栗子長得比板栗要飽滿精神。七葉樹在秋天會變成純銅的紅色,成行成陣,也很美麗。在中文論壇上,經常有好心人警告新來的學生不要揀馬栗子回家做菜。

中國食品店有時會有剝好的生板栗果,真空包裝。我買過一兩次,毛病在壞的很多。壞了的栗子表面還是淡黃的,煮好以後咬開才發現有一顆苦澀黑心。於是看到有新鮮生板栗的時候,我決定買一公斤來自己剝,好好做一次栗子燜雞,嘗嘗新鮮栗子的滋味。

生栗子應該怎麼剝?網上到處都是教程。我小的時候很喜歡看家庭知識百科全書,里面教人如何殺雞、如何拔毛、如何清理魚鱗、如何修理電視機等等,應該也有如何剝栗子。現在這個年代,家庭知識百科全書已經被網上的熱心人取代,從網上你能找到一切知識,從如何熨襯衫到如何編程。初出茅廬的窮小子要正裝出席奧斯卡典禮,也能從網上找到攻略怎麼穿禮服、怎麼走、怎麼坐、怎麼用餐具。

果然,我一搜“如何剝栗子”,就出來很多視頻,大都是先把栗子的硬殼剪個十字口,用沸水一煮,就能輕松剝皮。這麼簡單的事,我打算等孩子睡下以後再做。

沒想到事態的發展與我預料的相去甚遠——栗子外面的硬殼很容易剝下來,里面的軟皮卻仍然緊緊貼合著栗子肉,毫無放松抵抗之意,比馬奇諾防線堅固得多。我又用沸水燙了一遍,鄰近夜里11點,一大碗栗子仍然一身毛衣,一顆顆飽滿鼓立,犟頭倔腦地與我對峙。
這碗栗子已經成了類似“老人與海”的挑戰,我這麼多年來受到的教育在身體里呐喊:困難當頭,不要放棄!於是我戴起耳機,播放搖滾樂,手持小刀,攤開舊報紙,展開與栗子的肉搏,連削帶刮去掉毛皮和壞掉變黑的部分。午夜12點過後,這項艱苦的工作終於做完了。

第二天我求問萬能的網友,沒想到一下子冒出來許多栗子的受害者,像我一樣,剝到手指甲都要裂開了。還有人提供了更多辦法:剝栗子的軟皮要趁熱,也就是沸水燙栗子以後還有點燙手的時候剝。我迅速試了一下這種方法,又去除了更多的軟皮,但仍然不是終極解決辦法。我跟一公斤沉默不語的栗子戰鬥了一個晚上加一個白天,連剝帶削弄出一盤凹凸不平斑斑駁駁的栗子,代價是幾乎被熱水燙到消失的指紋和痛得像要脫落一樣的拇指指甲。植物也不是好欺負的。我決定讓它們就這樣下鍋算了。

一個半小時以後,我得到了一大鍋香噴噴的栗子燜雞和五花肉塊,深黃油亮,整個廚房都彌漫著屬於冬天的香氣。里面的栗子像諾曼底戰場上撿回來的傷痕累累的鋼盔,但居然還有不少殘留的軟皮,吃的時候要吐出來。經過這一場戰鬥,我決定以後還是回歸剝好的栗子,一個冬天打一場戰役就夠了。

更多內地媒體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