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聯美食# 我想有一塊,永遠吃不完的鮮肉月餅!

幼年的記憶里,節日的重要性與那一天吃得多隆重成正比。一切沒有美食的過節都是耍流氓,讓人提不起興致。當然,不管是端午的粽子、元宵的湯圓,甚至是除夕的家宴,都比不上八月十五的鮮肉月餅來得吸引人。“小餅如嚼月“,嚼著月餅坐在天井里,認真尋找圓月里伐桂的吳剛和撫兔的嫦娥。雖然去了仙界,可是廣寒宮里沒有鮮肉月餅吃,這多麼令人遺憾呀,長生不老又能有多開心呢?小時候的我愛琢磨這個問題。

中秋節前的一個月,月餅攤們重出江湖。你也不曉得那些平時賣香煙老酒或者水果副食的門店,怎麼變戲法一般立起了大烤箱和大鐵盤。烤箱鏽跡斑駁,鐵盤油光鋥亮。門口支起一塊板子,用毛筆寫著“鮮肉月餅”四個大字。那些店老板們成了我眼中身懷絕技,但平日臥底吊兒郎做買賣的大師傅,一年里有一個月的時間會恢復真我,製作十分美味的月餅。後來,我才知道,做月餅的師傅是專門請來的,只在中秋期間出場。究竟哪家請的師傅技藝高超,看看門口排隊群眾的多寡就能判斷了。

月餅里滲出來的油星星點點穿透了包裝紙,像在炫耀自己無敵的戰鬥力。我小心翼翼打開,哪怕蹭掉一小塊酥皮,都覺得心好痛。動用意念一般拿起一塊月餅,還在下咒:酥皮別掉酥皮別掉。送到嘴邊,大大一口咬下去。酥皮承受不住壓力開始簌簌地往下落,包裹著噴香帶熱度的肉餡兒松軟適中,還裌著若有似無的油汁。

如果一口吃不到肉餡,這個月餅不合格。酥皮本身用大量豬油揉制而成,入嘴後粉糯的口感混合著豬肉和豬油的鮮香,嚼到三者模糊難分時刻在口腔里掀起一個味覺的小高潮。手切的肉餡都不會太碎,非常有嚼勁兒而且越嚼越香。就這麼一個機械性的咀嚼動作,我可以一直這麼嚼下去。吳剛有一棵永遠砍不完的桂花樹,而我十分希望有一塊永遠吃不完的鮮肉月餅。

鮮肉月餅最美妙之處在於現烤現賣,現買現吃。為了買到新鮮出爐的月餅,我爸會問好老板下一鍋出爐的時間,掐著點兒騎車去買。如果時間允許,我會央求著一起去。看著老板熟練地從鐵盤里拿出月餅用紙包好遞過來,我得到授權伸手去接,可以稱之為“燙”的感覺從手掌指尖傳來,一個吃貨的快樂也洋溢了起來。

現在,大城市里一些商店的鮮肉月餅都全年有售了,製作出來就放進保溫櫃里保持加熱。個人覺得風味在持續加熱中損失了不少,肉質變老、發幹,肉餡會徹底脫離酥皮。家鄉那樣的小城市,也找不到什麼會製作鮮肉月餅的師傅,基本都靠連鎖品牌的供應鏈。製作月餅簡化成了加熱月餅。

真懷念從前那種,又香又燙,美滋滋、鮮瞇瞇到跳腳的鮮肉月餅。你饞兮兮看著鍋里的月餅,做月餅的師傅笑瞇瞇在玻琍窗後看你。(文 丨 翠大西 )

更多內地媒體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