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勒斯四部曲#
所以,到底誰是誰的凝視對象呢?費蘭特提供了最准確的回答,她說:“友誼像坩堝,所有積極和負面的感情永遠在其中沸騰。”整個“那不勒斯四部曲”,或者整個女性書寫的曆史,應該是“我”的碎片、被壓抑的“女性”的碎片的一種互相觀照,互相補償。
對於建立在碎片、矛盾之上的女性自我而言,鏡子是一種我們不該沉溺其中的東西,只有擺脫鏡像的暴政,女性才能看見對方,看見自我。(文|索馬里)#洞見計劃# http://t.cn/A6MDP5R1

為什麼說“那不勒斯四部曲”是女性史詩?
三聯生活周刊2021/10/26 21:00

更多內地媒體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